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網頁置頂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種苗改良繁殖場

:::
:::

重大政策

首頁 > 重大政策 > 大和農村再生歷程黃淵河、黃玉嬌
大和農村再生歷程黃淵河、黃玉嬌

大和農村再生歷程


黃淵河.黃玉嬌

  大和位於光復鄉南方,嘉農溪南側的沖積扇平原,地勢隨嘉農溪的流向往東傾斜,西南向倚靠中央山脈,東面向海岸山脈,四面皆被青色的山垣圍繞,在日治時期,因此地勢勾起了日人的思鄉情懷,於是喚此地為大和。大和為東部地區重要的客家聚落,早期居民為光復糖廠從事蔗農的工作,這傳統的產業文化,也保存在現在由老戲院改建而成的客家餐廳─「蔗工的厝」。此外本地生態資源多樣,居民也致力於生態環境的推動,包含向耕漁場、蝴蝶生態園區等等,發展生態教育園區、有機蔬果園。大和鄰近的台糖土地,因平地造林的政策,遍植各類樹木,讓兩村皆被一片綠海所圍繞,在台九線的東側,台糖廣達 88 公頃的造林地。

  大和地區包括兩村落─大豐與大富,兩村以鐵路作為分界,但實為同一生活圈,故在整合再生促進會時尚稱順利,在地組織包括村辦公室、社區發展協會、富安宮管理委員會等,並且共推在地推廣生態園區以久之棲地保育學會理事長傅元陽出任促進會會長,農村再生的路程遙遠長久,雖然初期大家有著熱忱與期待,但因大和居民多半為年歲已高,傅會長雖然在此耕耘已久,但終究是外地人,部分居民仍對所謂的大和再生計畫心存質疑,所以在溝通協調與人力運用上遇到極大的阻力,然而傅會長以他軍人的堅毅精神與跆拳道教練的魄力,並在在四位村長及理事長協力下,數月後終於在社區籌組了農村再生工班,參與人數達到該區的四分之一,投入於農村再生工作,讓人口高齡化的社區終於動員了起來,並在通過大家認同訂下「老有所終,壯有所用,的社區願景,以社區信仰中心─富安宮為主軸,進行環境改善,居民有的會開貨車、有的會刷油漆、有的會畫畫,大家一起為富安宮換上新風貌,傅會長指揮之餘,也提供數棵誘蝶植物錦上添花,未來,大和地區希望以嘉農溪的水資源,為社區帶入生活、生產、生態三生的價值,以大富國小中棲地營造開始作為起步,未來人人都能因為這潔淨的水而有所改變,不僅僅是在生活上,也能改變大家的觀念,更加的重視環境。

  由於社區人口外流及高齡化,本來屬於一個寧靜祥和的社區,但自從以生態減碳造村之後,到現在農村再生試辦,社區已慢慢的覺醒,從花蓮分局獎勵補助的農村再生綠手指計畫中可見,無論是七十幾歲的阿公還是阿嬤,都積極爭取這一個美化居住環境的名額,徐双福老先生,以木芙蓉花道奪下本次特優獎,讓來到大和的人都深受感動,近 300 公尺長的芙蓉花,都由徐老先生每天澆水、施肥,經過尚德街的人們,都不由得為這片美麗的花叢停留駐足。

  大和發展已久的生態園區,在傅會長以棲地營造保育的理念經營下,這裡匯聚了蝴蝶、苦花魚、螳螂等不同主題的生態園區,讓雖然平靜安逸的大和,卻是充滿著生機,再者圍繞在台糖造林地的綠海之中,從蝴蝶振翅一飛,到嘉農溪滾滾東流,整個動物、植物、河川、山脈自然生生不息的循環脈動,是大和地區活力展現的最佳見證。

  走入大和地區第一印象是相當的恬靜安逸,但漫步在社區中,可以漸漸感受到大和有別於一般的鄉下地方,首先走在明德老街上,可以看見高大的牌樓,寫道「富安宮」,這便是大和人的信仰中心,恭俸著古公三王,每年都會有盛大的過火儀式在此舉辦,廟前廣場也是老年人常聚會的地方,老街上還有著四、五家古早的雜貨店,都是相當具有歷史的店家,除此之外蔗工的厝、彭記擂茶更是將蔗工文化與客家文化保存並推廣,明德街的盡頭,便是大富車站─一個已停駛的老車站,站體依然保留,站在空曠的大廳及月台,依稀可以感受到此地曾經繁華一時,如今只剩下斑駁的壁面及孩童的塗鴉。花東鐵路將大和劃分為大豐、大富兩村,越過了鐵道便是大豐村,這裡文化氣息不如站前的明德老街,但卻被花草及樹木妝點的生機盎然,隨著蝴蝶園、向耕漁場、螳螂館的進駐,帶動了生態園區的發展,融合了生態造村的理念後,大和成為了全國首座的減碳示範村。站上嘉農溪畔的堤岸道路上,向東望去是花東縱谷最美的一段─綠野香坡,在海岸山脈的映襯下,一片美麗的田園景觀映入眼簾,遠方的自強外役監,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焦點。

  在大和農村再生的推動之後,曾經是兩村的分界的鐵道,在居民心中已漸漸模糊,大家不再分誰是大豐、誰是大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都稱作大和的子民。

記憶 1917

  大和建村於 1917 年九月的一個早晨,當日本統治者宣佈此地將以日本古國名「大和」命名,從此大和像烙印深深記在每個大和人心中,「大和」這個圖騰也成為美麗的印記,時間的洪流將這段記憶,慢慢從大和年輕一輩的腦海中一點一點擦拭去,大和蔗工的厝一直把找回地方老記憶,當成重要志業。